读《水浒传》之步步惊心(六)沐猴而冠朝廷官员

发布时间:2018-08-10 06:28:37

读《水浒传》之步步惊心(六)沐猴而冠朝廷官员

  对于危害社会治安的江湖盗匪,封建官僚管理者们看作犯上作乱的有罪帮派集团,清剿是消除内忧弊端的不二选择,否则,商订那么多法律法规、养那么多军队和专政人员白吃干饭的?

  《宣和纪事》里面,宋江等三十六人播乱山东,打舍掠家流窜作案,也不过几百上千喽啰兵马,影响不小成为官家心腹大患,为朝廷将官张叔夜剿灭。

  这些人的事情慢慢成为老百姓出气的段子故事,还有戏曲情节,被落魄文人施耐庵借本出账,发泄对现实意见,确立替天行道的理想,于是成就了宣传造反有理的小说《水浒传》,里面人多了马多了,主要人物个性栩栩如生,最后实现了招安这个体制内做官、封妻荫子和替皇帝解决内忧外患。

  有枪就是草头王,造反队伍逐渐壮大,涉及许多政治经济人事安排前途命运问题,哪里来,到何处去,今后怎样办?几万人马要吃要喝要住要军需军饷,梁山虽好不是久留之地,每天接触的矛盾解决的问题也够宋头领一干决策班子头疼。

  单个截道太原生态,杯水车薪不足以止渴;打舍劫家,攻州抢镇,让政权统治伤筋动骨必然引起强烈反弹,诸如祝家庄曾头市这样的地主武装,还有朝廷剿匪部队源源不断开来作战,即使你梁山三败高俅水泊两赢童贯,终究非长久之计。

  所以,必须绕开阻挡上达天听,我们造反是迫不得已,始终忠义于朝廷皇帝天下百姓利益,现在打算回归本源,成为治下一部分保卫大宋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。

  后来的朝代皇帝不这么认识,既然忠义就不必造反,你是在为乱臣贼子擦胭脂抹粉,简直混淆视听黑白不分,政治思想立场皆有问题,《水浒传》该禁该焚啊。

  也是条件环境和现实情况使然。北宋徽钦二宗时代国家政治经济治安及边境形势糜烂,昏君奸臣以及武将们对于盗匪始终坚持一个字,剿,剿灭,绝无宽恕。

  听信几个所谓忠臣的建议安抚水泊梁山贼寇,纯属无奈或者没有力量把握消灭或者打败,于是佯为招安,以匪治匪利用归顺的强盗打那些不肯投降的强盗,剩下的军队寥寥,已经是别人砧板鱼肉,想怎样收拾怎样收拾,有冤屈上西天告佛去?几杯毒酒,魂归蓼儿洼,下辈子还做患难兄弟都苍白无力。

  这些,是亦通权谋的黑三郎宋江应该料知的,梦幻最好的希望,其实收获最悲惨伤痛的结局。

  不说阮家兄弟侮辱钦差偷换御酒无法无天,招安之后,在“宋公明奉召破大辽,陈桥驿滴泪斬小卒”里面,因为皇帝特赐破辽将士每人酒一瓶,肉一斤,官员徇私作弊,克减近半,被梁山军校怒而杀之,宋江为避免麻烦斬杀小校——因小失大得不偿失不得不这么,头领大哥就有点鳄鱼的眼泪了。

  也是水泊梁山兄弟命运结局的暗示或者预约,以后不难想象。他们许多人是有朝廷敕封有职务虚衔的,要剥夺你甚至不需要像样的借口,贼性不改企图东山再起,肉体消灭,灵魂钉你在耻辱柱上,权势者们办到十分轻松。

  做过官的将领们不说,不过是回归建制或升或贬,你历史档案里面有前科,顶多控制使用,那些出身江湖、崇尚自然原始搏杀的头目们,回到社会受法律法规道德的清规戒律束缚,就是给个位置,能办事情吗?会办事情吗?办得好事情吗?

  惯会的风高抢劫、月夜杀人、山道越货,武艺吧不足沙场刀枪厮杀,文气无法看懂公文,给个官职几天学会享乐腐化,欺压百姓与土豪恶霸沆瀣一气,甚至滥杀无辜,草菅人命,也是乡里麻烦。如果我还是行商或者子承父业,前面那些惊心动魄的生死履险随时就会重演。

  歹徒们本身具有恶行德基因,行为方式不必谁教,都会在新的形势场合当中发扬光大,举一反三青胜于兰的。苦矣,从此百姓雪上加霜,内忧胜于外患。

  前面几个典型盗匪不会有下场,是铁板钉钉,聪明的混江龙李俊见事不对,脚板抹油一走了之,应了“君不正臣则投外国”这句老话,在古代暹罗国做过统治者,吃香的喝辣的享尽荣华富贵也是前世修得。否则解释不了水泊梁山众兄弟各自不同的祸福命运。

  【作者简介】冯地模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重庆市作协、美协、电视协会会员,重庆文学院创作员。